几个人被秋蝉拦住,脱不了身,看着王妃已经跑掉了。心下大急。

秋蝉身影一回转,手中的剑横扫了一圈,几个人的剑同时被挑开了,秋蝉也不恋战,身子一纵,飞了出去。

秋蝉追上了王妃。从王妃手上接过了小公主。

看着熟睡的小公主,秋蝉不禁用脸蹭了一下她的小脸:“主子,小公主好像是感应到我们有危险,也不哭,不闹的,好乖巧!”

王妃有些感慨:“是啊,幸亏她懂事,不然,我们就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

“主子,我们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王妃摇头:“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好的去处。

秋蝉想了想:“王爷之前不是有那么多的好友吗?“我们去投靠他们,好不好?”

“蝉儿,不可!王爷的好友,都在当今皇帝的掌握之中,我们贸然前去,不仅性命不保,还会为那些人带来杀身之祸!不是生死之交,不能随意托付,以防不测!”

秋蝉也很赞同王妃的想法。她绞尽脑汁地想着符合条件的人。

她突然想到了大少爷,问:“主子,我们不如偷偷地找大少爷吧,让他想想办法!”

江南烟雨和服女子

“不行,太危险了!再说了,还不知道大哥他有没有被牵连呢?”

王妃担忧地说。

“要不,我们去探听一下消息!”

“好,不过,蝉儿,你千万要小心!”王妃嘱咐着。

王妃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秋蝉戴了顶斗笠,朝着前面的一个小镇上走去。

这个小镇离大云国京城不远了。可以说是既危险,又安。

秋蝉拿了一个酒壶,到了一家客栈跟前。要店老板给她打一壶酒。

她听见里面的人在谈论着王爷的事情。大家都纷纷地摇头,叹气着。

秋蝉瞄了一眼,问店老板:“王爷,他真的以死谢罪了?”

店老板压低声音:“这是在污蔑王爷的清誉,知道吗?咱们王爷是那样的人吗?

王爷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王爷是被那个余妃谋杀了!

庆幸王妃还活着,也不枉苍天有眼啊?”

“是诛连九族吗?那柳王呢?”秋蝉问。

“柳王有相国庇护,才免于一死,被罢免了官职,如今也是赋闲在家!”

店老板将一壶酒给到了秋蝉。

秋蝉摸了一下身上的包袱,居然没有带银两。

她不好意思起来。讪笑着:“要不,这酒我还是不要了吧?”

店老板毫不在意地一挥手:“先赊着,下次一起给吧!”

秋蝉道了谢,走了出去。

她突然觉得身后有人跟踪。于是,她走得飞快的,那身后的人也跟着走快。

秋蝉走进了下小胡同里,躲在了角落处。

那个人停了下来,四处张望着。

秋蝉一下子拔出剑,对准那人的脖颈:“不许动!不然,刀剑无眼!”

“蝉儿!是我!”那人推开秋蝉的剑。

原来此人正是相国的女婿柳王。

“大少爷!”秋蝉一下子抱住柳王,哭了出来。

柳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好了!你们受苦了!云儿呢?”

秋蝉停止了哭声:“主子她没事!不过,她心力交瘁!很需要你的安慰!”

柳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眼下可是脱不了身啊!我不能去见她了!去见她,反而会让你们更加危险!你转达我的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柳王从身上掏出一封信来,让秋蝉交给王妃。叮嘱秋蝉要好好地照顾王妃。

他随即取下背上的包袱,挂在秋蝉的肩上,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