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楚灼抱着一只黑色的妖兽,面对黑暗的通道而坐。

阿炤是个不安份的,一直探头往里看,可能是里面的两人并未防备一只低阶小妖兽,对于它的视线不以为意,也让阿炤将他们的行为看个正着。

此时两人已经调息好,将身体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以便接受小秘境的传承。

师兄弟俩一番讨论后,最后由武晟一个人走进传承之地,詹和泽在外面紧张地等候着。

等候的时间有些久,久到阿炤都无趣地缩回脑袋,然后被一只手轻轻地抚着额头那一绺漂亮的白毛。它拿尾巴甩了甩那只手,便扎到她怀里闭目休息,对这小秘境的传承丝毫不感兴趣。

虽然它不知道这里的传承是什么,但这小秘境除了化形草和灵泉外,其他的灵草妖兽也就那样,估计这里的传承连地级品都达不到,更不用说传说中远古大能留下的天级品传承。

所以大爷它对楚灼的选择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楚灼没得到,它也不可惜。

楚灼神色柔和,嘴角挂着温暖的微笑,轻轻地梳理着妖兽身上的毛发。

詹和泽走过来,恰好看到小姑娘抱着那只小妖兽微笑的样子,笑容很浅,却很暖心,让人觉得她一定是个好姑娘。

詹和泽现在也觉得她确实是个好姑娘。

虽然可能有点儿傻,但这种傻却是没有经历过太多世故的天真单纯,格外的美好,或许再等个几十年,当这姑娘经历得多了,若能幸运地活下来的话,她也会变成那些修炼者一样老辣残酷。

清新氧气型美女气质惊艳户外唯美摄影图片

楚灼发现詹和泽过来,连忙起身,“詹前辈。”

詹和泽朝她微笑,示意她别那么紧张,方才道:“我记得楚族长说过,楚姑娘是楚家嫡脉五房的子孙……对了,父亲是楚元苍,我曾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楚灼被这话吸引,好奇地瞪大眼睛看他,问道:“真的?我父亲……他是怎么样的人?”

詹和泽诧异地道:“不知道?”

楚灼难过地低头,“我从小就一个人长大……五房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其他人也不太说长辈的事情……”

听到这话,詹和泽先是同情她,尔后想到什么,就有些僵硬。

“詹前辈?”

詹和泽尴尬地摸摸鼻子,说道:“其实我对父亲的印象不多,记得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武者,武器是一杆银卷长-枪,他曾说长-枪捅人比较爽……呃,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楚灼:“…………”

就在楚灼想着要不要按计划多打听点便宜爹曾经做的彪悍事时,突然整个秘境都颤动起来。

詹和泽脸上露出喜意,“是武师兄,他得到传承了……”

话还没说完,两人只觉得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卷起,抛进一个凭空出现的漩涡中,根本由不得人反抗。

扑通!扑通!扑通!

三个人先后被瀑布后的岩洞吐出来,掉落到水潭里,再被上面冲刷下来的瀑布砸得个兜头兜脸。

楚灼浮出水面,吐出嘴里的水,将挡住视线的头发捋开,就见詹和泽、武晟两人也从水里冒出来,往岸边游去。

楚灼是最后一个上岸的,此时衣服湿漉漉的,黏在身上,勾勒出少女纤细的身形,虽然才刚发育,看着也没什么曲线和看头,不过詹和泽两人仍是礼貌性地转过身。

灵力游走一遍后,身上的衣服很快就干了。

阿炤从灵兽袋里出来,几下就跳到楚灼的肩膀上,看着背对他们的詹和泽两人,伸出爪子磨了磨。

终于从秘境出来,如同了却一桩心事,詹和泽的心情十分不错。

至于武晟,虽然这次由他得到传承,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少,依然一副冷淡自持的模样,让人怀疑他修的是不是无情剑,喜怒不形于色。

詹和泽朝楚灼走来,将一个储纳戒交给她,对她道:“楚姑娘,此行的任务已经完成,非常感谢楚姑娘和的妖兽的帮助,这是谢礼。”

楚灼接过,礼貌性地说声谢谢。

“楚姑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要先回陵阳,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屹丘山?”

楚灼心中早有打算,说道:“前辈,我想先回家,同族长禀报过后,再去屹丘山寻您,可行?”

詹和泽自然没什么意见,这姑娘既然选择去洗剑宗修行,自是要先此事禀报家中长辈,以免徒增误会。

詹和泽又问需不需要派个人送她回陵阳,楚灼自然婉拒,詹和泽也没再勉强。

他将一块洗剑宗扶天峰的令牌交给楚灼,说道:“等楚姑娘来到屹丘山,可凭这令牌上山寻我,洗剑宗的弟子必不会为难。”

楚灼双手接过,再次谢过他。

等他们重新回到山脚下,楚灼便和詹和泽两人道别,独自骑着疾风兽往陵南而去。

疾驰一天后,楚灼在一家客栈打尖休息。

先是给三只小妖兽喂丹药后,楚灼便开始检查这次的收获。

她将詹和泽送的储纳戒拿出来,这储纳戒里的空间并不大,只有五十立方,不过洗剑宗能随便送个礼物就是一个储纳戒装着,可见这宗门的财大气粗。像洗剑宗这样在晋天大陆的顶级宗门,不仅本身占据很多小秘境,同时也有很多弟子在修行时,不断地发现小秘境,宗门里的财富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的。

也唯有洗剑宗有这个实力在发现小秘境时,将之提前占据。

不过并非每一个小秘境都有传承,有传承的小秘境相对而言更珍贵,比那些只是无人造访、以至于生长着许多灵草灵植的小秘境来说,秘境里的传承才是人们最看重的。

詹和泽所送的谢礼,皆以水属性的东西据多,可以适用于她和渊屠玄龟的修炼,显然是提前就准备好的。

最让楚灼高兴的是,里面有一百块灵石和数十匣灵珠,可以让她用很长一段时间。

花了大半个晚上盘点完这次的收获,又给化形草的花盆填上两颗灵珠后,楚灼便带着三只妖兽一起歇息。

翌日,楚灼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吃过午饭后,坐上疾风兽,继续朝陵阳而去。

七天后,楚灼回到陵阳楚家,第一时间便去拜访族长楚元昊。

楚元昊见她平安归来,十分欣慰,问道:“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楚灼也不好说小秘境的事情,只简单地提了下,最后说到自己得到的洗剑宗的修行名额。得到洗剑宗的修行名额,她自然不想浪费,也想早早地去洗剑宗,毕竟以她现在的情况,留在楚家的用处不大,楚家那些功法并不适合她,她也不太喜欢。

楚元昊吃惊地看她,没想到她竟然能得到洗剑宗的修行名额,这可是很多人求也求不到的事。洗剑宗竟然这么大方地给她一个在本宗门内的修行名额,可见这次的任务对洗剑宗的重要性,方才会对一个恰巧救了詹和泽、武晟的小姑娘这般大方。

楚元昊看着小姑娘沉静的脸,问道:“想去洗剑宗?”

楚灼没有隐瞒自己的心思,“是的,我想学剑术,洗剑宗的碎星剑很好。”

楚元昊听到这话,神色有些复杂,不由得想到她的父亲楚元苍。当年楚元苍也是这样,和他同一批的人还在学习驭兽的基础,而他已经走得老远,楚家甚至无法满足他的需要,方才提上一杆长-枪,就这么离开楚家。

而楚元苍的女儿,也像她的父亲那样,终究要离开楚家。

楚元昊没说什么,见她没什么事后,就让她回清心竹林休息,等将这事情禀明族中长老后,便由她去洗剑宗修行。

楚灼带着三只妖兽回到清心竹林的竹屋,先在竹屋里休息一下,等楚玥他们结束一天的修炼后,她便去楚玥的竹屋寻她。

楚玥刚打开门,一只两指大的灵目猴朝她扑来。

楚玥又惊又喜,一手接住灵目猴,一边对楚灼道,“阿灼,们回来了!快进来坐。”

楚玥对他们的归来十分高兴,距离楚灼带灵目猴离开恰好就一个月。这一个月以来,楚玥每天都担心他们,生怕他们在外面出什么事,又担心灵目猴没有主人陪着,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之类的,反正就是穷操心。

现在看搂着她的手指头啃水果的灵目猴,毛发竟然比一个月前还要油光水滑,可见这次出门,它过得十分滋润,一点也不想主人。

两人闲话几句后,楚灼便将这次答应送给灵目猴的报酬拿出来,“这次多亏有灵目猴跟去,才能让我收获颇丰,这是我答应过要给它的报酬。”

楚玥并不在意这种事,原本只是以为楚灼是客气罢了,哪知道她是认真的。

见楚灼将东西拿出来时,她只是笑笑,只是很快地,她就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