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问了一下他今天都学了什么。

白善宝对于应付祖母很有经验,只把庄先生和他们说话上课的内容告诉祖母,并不说他和满宝打算捉虫子吓唬二堂哥的事。

刘氏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孙子在学堂不可能那么老实,何况庄先生还破天荒的提起县令之责来。

这肯定不会没有缘由,不过她没有问太多,而是招手叫过孙子,告诉他,什么是县令,县令要做什么。

白善宝听得认真,决定第二天就去告诉满宝,哼哼,他知道的可比她多多了。

刘氏见孙子听得认真,没有以前的叛逆,不由说得更详尽了,态度也越加温和。

白善宝不懂就问,还把满宝说他们的县令是坏人,多收了入城费的事说了。

刘氏这才明白,庄先生怎么又是带他们看蚂蚁,又是看秋雨,还讲故事的。

刘氏道:“县里修路要钱,维修堤坝要钱,兴修水利也要钱,傅县令要是有这些用处,增加入城费也没什么不对。”

这一点白善宝听懂了,做什么都要钱的。

娘说他们之所以搬到山里来,就是因为族里欺负他们孤儿寡母,想要把他们家的产业都吞了。

娘说,那些产业都是要挣钱的,以后他读书考学都要钱,娶媳妇也要钱,当官也要钱,那些钱都是要留给他的。

大辫子萌妹厦门旅游日记

也是从那时候,白善宝知道,钱是很重要的东西,像族长爷爷那样厉害的人都不要脸的来抢他们家的钱呢。

刘氏却觉得这一次他们来七里村是来对了。

虽然族学先生多,陇州的资源也比这边多,可孙子在族学里总被孤立,家里的事多少影响到他。

他虽聪明,却不肯认真的去听课,在学里调皮捣蛋,打架斗殴,最要紧的是,族学里的先生并不难公平待他。

长久以往,他不是被他们带坏成纨绔子弟,就是成一愤世嫉俗的俗人,这两样都不是刘氏想看到的。

她能在青年丧夫后独自抚养起儿子,自然就可以再抚养起孙子。

刘氏目光坚定,这一步他们算走对了。最妙的是这个山坳里还有这样一位庄先生,或许,这就是他们白家的运势。

刘氏招来儿媳,道:“虽然我们和老七一家关系亲近,但既然决定在这儿长住,就不好总是借居他家,我的意思是,我们在村里买块地,建个小别院搬过去,这样两家离得近,可以互相照应,又独门独户,岂不自在?”

郑氏是没什么意见的,她习惯一切都听婆婆的。

倒是白善宝有很多想法儿,在一旁玩儿,听到祖母那么说,就跑上去道:“选进河边的,到时候把水引进家里来,挖个大池塘,我要养乌龟。”

“你怎么还想着养乌龟的事?”之前在老家,就是为了抢一只乌龟,这孩子把二伯家的孙子给打破了头,为了这个,婆婆可是赔了好多的礼,直到现在郑氏想起来还心疼呢。

白善宝却很坚持,“就要养乌龟,养大了给祖母炖汤喝。”

郑氏的表情就颇有些一言难尽,刘氏却知道孙子的意思,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好好好,到时候给你挖个池塘养乌龟,你还想要什么,一并说了,到时候好规划。”

白善宝想了想道:“这个我得好好的想一想。”

“去想吧,想到了告诉我。”

买地建房的事刘氏不好出面,必须得跟白老爷商量着来。

白善宝并不操心这些,他把今天的功课复习了一下,就开始拿出笔画自己想象中的院子。

只是他目前属于灵魂画手,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人能理解他画出来的东西。

可这一点善宝不知道啊,于是第二天他就喜滋滋的拿着自己的佳作给满宝看,告诉她,这将是他的新家。

满宝上下翻动着看了半天,抓着脸问,“哪儿是正面的?”

善宝就给它把画摆正,问道:“这样看,你看,这是我的房间,我要在这儿做一个秋千,这样我醒来就能荡秋千了,这里则挖一个池塘,里面养乌龟,这样我还可以一边荡秋千,一边看乌龟,喏,这只就是乌龟。”

满宝没见过乌龟,问道:“乌龟能吃吗?”

“能,乌龟能活很长很长,我打算把它养肥了就给我祖母炖汤喝,那样我祖母也长命百岁了。”

满宝眼睛就一亮,“真的吗?”

善宝点头,“当然是真的了,我在老家的时候他们都说了,龟代表长寿!”

“那你有多少只,能不能卖给我一只,我也要养乌龟。”

善宝问,“你养乌龟干什么?”

“给我娘吃,我娘总是生病,等她吃了乌龟也能长命百岁了,那样就不会总是生病了。”

白善宝觉得乌龟是很难得的,不然当初他也不会和堂哥抢那一只了,不过他现在刚和满宝交上朋友,不好拒绝她,因此犹豫了一下道:“我让我娘多买一只,如果买得到我就送给你,买不到,那就等我的龟龟生宝宝,我把它的宝宝给你养。”

满宝觉得不对,“要有两只乌龟才能生宝宝,一只公的,一只母的。”

“谁说的?”

“鸡和猪都是这样的,人也是这样的,”别看满宝年纪小,其实她懂得可多了,一一给他列举道:“我家母鸡孵小鸡,我娘都要检查过鸡蛋,说只有和公鸡下的蛋才能生出小鸡,春天的时候,大柱侄子为了让他们家的母猪生小猪,特意去隔壁村请了猪公过来和母猪成亲呢。人也要娶了媳妇才能生娃娃。”

所以,“你得买两只乌龟,一只公的一只母的,这样就能生宝宝了,一年生一个,十年就十个了,到时候我们再把长大的两只吃了,其他的继续养着,再生宝宝……”满宝数了数,自己都惊呆了,“哇,那样我们就有很多乌龟了。”

白善宝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于是定下晚上回去要和母亲说的事。

满宝见他愿意听她的建议,更加活跃,指了他的蓝图道:“池塘里除了养乌龟,还能种莲藕呢,你知道莲藕吗,我们村下游的河岸边就有好多,夏天的时候开的花很好看,莲子很好吃,莲藕也好吃。”

满宝兴奋起来,“我带你去挖莲藕吧,我去年去看过了,已经会挖了。”

白善宝就问,“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去捉菜青虫的吗?”

满宝不在意的道:“以后再捉呗,我们先去挖藕,莲藕比虫子好看多了。”

白善宝也不是很想去捉虫子,闻言点头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