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油挥挥手:“罚就罚吧,也不是多大回事儿……等下,刚你说是谁弹劾我来着?”

沈忱说道:“蔡确,蔡持正,蔡御史。”

苏油拿手一拍脑门:“靠!老蔡这波操作,骚气十足啊!”

的确是绝了,因为老蔡本是由苏油推荐给王安石的,然后王安石又推荐他当了御史。

然后老蔡以此事弹劾苏油,也就是变相地指责了王安石,看似同时得罪了自己的两大恩人。

但是实际上呢?

对于赵顼来说,蔡确此举表明了王安石还没有完全把控台谏。

要知道,台谏可是皇帝用来制约相权的关键部门。

对于王安石来说,老蔡这么做,让赵顼放心,实际上是帮了王安石大忙。

对于宫里的反对势力来说,王安石这次反弹,以这样的方式被狙击,自然是非常满意。

对于苏油来说,蔡确知道相比起尽快了解此事,罚铜十斤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而且赵顼知道苏油这回又是在给大家背锅,所以受罚越重,赵顼的内疚会越深,对苏油也越发有利。

小圆脸短发呆萌少女秀气商场写真

而对于蔡确自己来说,在士林和赵顼眼里,那就是不避权贵,不务亲私,大可用!

但是要知道,之前和王安石对着干的人,可没一个好下场。

虽然有这么多好处,别人还是不敢干。

所以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就他蔡确敢干?

这就是眼光。看清楚了每个当事人的思维方式和判断能力。

还有每一个人对此事的真正态度。

同样的一件事情,王安石,司马光,苏油,态度可是会大不一样。

很多大佬,就是因为猪队友思路跟不上,被坑得不轻。

但是蔡确知道,苏油的思路一定可以跟上。

所以现在轮到苏油看着天花板感慨:“太特么精了……这些老子也全都懂,可实在是拉不下脸皮来做啊……”

摇了摇头,问道:“吕嘉问那边,要到钱没?”

梁彦明赧笑道:“没有,我们发了文过去,不过没动静。”

苏油点头:“嗯,手续完备不留瑕疵就好,清风楼里有行文留档吧?”

梁彦明说道:“这是自然。”

苏油继续问道:“各路举子的事情办完了?”

梁彦明道:“完了,找礼部要了档,然后找坊正里正收集了情况,正要给大尹呈报。”

苏油说道:“不用,既然办完了那就走后续,公使钱里边拨出五十贯,反正我们就管那些人到三月初……对了,金明池助局钱……”

梁彦明赶紧拱手:“这些都是做老了的。”

苏油唰唰唰批完手里边的文件:“老梁一会儿跟我去一趟河渠司,调阅档案,准备防汛。”

梁彦明说道:“是,河渠司是明润的老部下了,什么都好说。”

沈忱在一边有些着急:“大尹,提刑这边……”

苏油问道:“待审的有多少?”

沈忱说道:“有……三百二十多。”

苏油皱眉:“这么多?”

沈忱说道:“是。下官无能……”

苏油挥手:“别说这些,开封府推官不会无能。这样,你给分一个类,盗抢斗杀一类,民事纠纷一类,赊贷抵欠一类,等我回来翻看。”

沈忱点头:“是。”

苏油起身:“还有近一年的青苗钱,免役钱账簿,与我交来,我也要验看。走吧老梁,咱们去河渠司。”

两人骑马来到计司,苏油也没有去胄案,而是直接跑去找了最高领导——薛向。

薛向因为四路发运司的特殊战绩,竟然从永无前途的发运司杀了出来,成了带权字的三司使。

“河、洮用兵,州县官费不可计,向未尝乏供给。”

跟苏油一样,也是大宋的救火队员一枚。

见到苏油过来,薛向就抱怨:“怎么你在陕西的时候就四平八稳,你一离开幺蛾子就出来了?”

苏油给薛向介绍自己手下:“这位是开封府别驾梁发之,你们应该认识吧?”

薛向叫人给两人上茶,苏油喝了一口:“最近去下面各县摸底,倒是没来得及拜望你老,还请恕罪。”

薛向摇头:“别扯那些闲篇了,陕西大换血了你知道不?”

苏油讶异道:“却是不知。”

薛向说道:“李师中认为王韶万顷良田的说法是大言罔上,王相公因此罢免了李师中,并派窦舜卿接替,和李若愚一起调查。”

“结果李若愚到后,问王韶农田在哪里,王韶拿不出来。窦舜卿翻检了档案,只发现了一顷公田,还是主人担了官司没收的,后来已经归还了。”

“李若愚于是上奏王韶谎报,为此王相公派了韩缜去调查。韩缜奏报里又说王韶说的是事实,于是李师中、窦舜卿都被贬谪。”

“这边刚刚按下去,那边郭逵上奏说王韶暗中贷市易钱。王相公认为郭逵所言证据不足,故而又将郭逵其调至泾原。”

苏油有些无语:“之前我建议王相公调查,是说该警告的就警告,许其戴罪立功便罢了,这怎么还拉上偏架了?这样王子纯那边不是又得炒夹生饭了?”

“我倒是打听了一下,根本原因传闻是蜀中茶政要大改,听闻要收归官榷?这才导致茶商人心浮动,茶叶产量锐减。”

“王子纯‘以汉中茶,易青唐马’的抚边之计,这下变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薛向吹着胡子道:“那是提举蜀中四路榷茶务无能!”

苏油挥着手:“我还说是制度不对呢,本来好好的动它干嘛?赵公也是计司出去的,他在那边都务求安静,不就是为了保障西路?多弄一个榷茶务,本就是脱了裤子放屁!”

“朝廷就缺这点倒手钱?收好赋税不就成了嘛?急功近利急到青唐新得之地上了?”

见薛向又要争执,赶紧叫停:“算了别扯这个,扯这个我们哪次说服过对方?”

薛向想想也是:“那就给你说些好消息,陛下派李宪前往督师,与王韶协力进兵。半月之前,大军已经攻占河州,再次拓地一千多里,招抚人口三十多万,连羌酋木征之妻瞎三牟,并其子续本洛,亦被俘虏!”

“靠!王子纯可以啊!”

薛向手捋着胡须:“所以也难怪王相公偏心,三日前的军报,王子纯在在牛精谷、珂诺城两次战役中,连战克捷。”

“陛下大喜,改珂诺城名定羌城,加王韶为熙河路经略安抚使,李宪亦因战功加封东染院使、御药院干当官,熙河路安抚司干当公事了。”

苏油喜道:“那一会儿还得去枢密院一趟,找蔡公打听下细节。”

说到这里才想起来今天要干啥:“对了,今天过来,是想问问河渠司那边是如何应备夏汛的?这眼看可就要到汛期了。”

薛向说道:“这个你放心,不过开封府那边,力夫你可得给老夫准备充分。”

苏油摇头:“力夫没有,正是农忙时节。”

见老头要发怒,苏油笑了:“别这么不经逗啊,力夫算啥?这次我给你准备厢军!”

薛向有些犯怵:“明润,可不能胡来。厢军怎么能随意乱动?”

苏油说道:“哪里是胡来,去年程中允不就是如此办理过,既然有效,那就萧规曹随。”

说完起身道:“薛公放心,我自然会请得旨意。对了,汴京城中的酒务,薛公想必没有关注?”

薛向说道:“最近都在酬谋西事,酒务如今不是市易务的事情吗?”

苏油笑道:“薛公最好关注一下,要不然到了明年,汴京城里无酒可喝,啊不,今年,今年曲药榷务,到时候无人承接,陛下那里,需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