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怎么会这样?

沈秋荷瘫软在椅子上,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盯着台面上的牌。

她输了,五百万的筹码都输光了。

“不好意思了,慕夫人。”和她对赌的人嘴上虽然这么说,可难掩一脸得意的笑容,他把沈秋荷的筹码都扫到了自己的面前。

“慕夫人,现在没筹码了,还玩吗?”那人问。

五百万就这么输光了,沈秋荷怎样都不甘心,想也不想就回道:“玩,当然玩。”

“可是没筹码了,怎么玩?”

“我……可以借。”

约摸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过去,沈秋荷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脸色发白,声音有些紧张的说:“对不起,我去上个厕所,等下就回来。”

可刚转身要走,就被赌场的两个保安拦住了。

对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沈秋荷吞了口口水,勉强扯起唇角,指着洗手间的方向说:“我就去个洗手间。”

文艺范少女手捧鲜花俏皮双马尾清纯写真图片

“慕夫人。”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沈秋荷认出他是赌场负责人——老李,看上去温良无害,实则心狠手辣,所以当看到他的时候,沈秋荷心开始颤抖,脸上勉强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

“慕夫人,这是要去洗手间还是要逃走呢?”老李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我……我……当然是去洗手间了。”沈秋荷眼神飘忽,不敢直视他。

“想去可以,先把一千万还了再去。”

闻言,沈秋荷脸色顿时惨白如纸,声音颤颤巍巍的说:“老李,我这不是输了嘛,我临时哪有钱还,让我回家拿来还,行吗?”

她是想着要翻盘,就找赌场借了一千万,可谁知那一千万又搭了进去。

“回家?”老李挑眉,唇角勾着冷笑,“打电话让家里拿钱来。”

“可是……”沈秋荷还想说什么,可在看到老李冰冷的眼神时,把话都吞了回去,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打这个电话,老李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但她也没傻到真的打回家,这要是让慕振国知道自己输了这么多钱,肯定会被气死。

所以,她打给了慕星染。

电话一接通,她就不客气的冲那边嚷道:“慕星染,带一千万来赌场。”

这沈秋荷是疯了吗?

听到沈秋荷的话,慕星染顿时觉得很是好笑,这才刚把她的卡抢走,现在又要一千万,不是疯了是什么?

于是,她连理都懒得搭理,直接把电话挂了。

沈秋荷又打了几个电话,但慕星染都没有接。

这个死丫头!

沈秋荷怒气腾腾的挂掉电话,她瞄了眼老李,咬了咬牙打给了慕晚晴。

本来她还想着指望慕星染那死丫头,不愿意让丈夫女儿知道,可现在她也没办法了,只能打给女儿了。

但慕晚晴的电话并没有打通,她连试了几次都没打通。

老李看她一直在打电话,却没有个实际的结果,难免不耐烦了起来,“慕夫人,到底有没有人拿钱过来?”

“老李,我……”沈秋荷一脸的慌乱,她知道那一千万今天晚上没还上,自己别想走出赌场了。

慌乱中,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老李,我可是厉家的亲家,怎么可能会没钱?要不让我亲自回去拿怎么样?”沈秋荷搬出了厉家来,想着老李能看着厉家的面子给自己一点方便。

但显然老李不给她这个面子,冷哼了声:“厉家?慕夫人,就算是天皇老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别给我整这些有的没的。”

“老李,我钱不是不还,我总得回家拿啊。就……”

“废话少说!”老李毫不留情的打断她,“今晚不还钱,那就留下一只手!”

旋即,老李冲两个保安使了个眼色,他们就上前一左一右将沈秋荷往赌场角落的房间拖。

“们要干什么?”沈秋荷吓得大声叫喊,可周围每个人都当成一场笑话看待,没人愿意站出来帮她。

“们别乱来,我有钱,我有钱。”

沈秋荷被扔到房间里,一站稳身子后,就手忙脚乱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掏了出来。

大概就价值有一两百万,但离一千万还差很多。

老李冷笑声,转头不知道和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就见对方掏出了刀子来。

一看到明晃晃的刀子,沈秋荷吓得腿都软了,她瞪着那个拿刀的人,嘴里嚷着:“们干什么?们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如果们今天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一定报警把们通通抓起来。”

对方不为所动,上前抓住她的手按在桌上,语气恶狠狠的说:“既然敢欠钱不还,那这手废了。”

话音一落,伴随着沈秋荷的一声哀嚎,刀子生生的插进了她的手里,鲜血迸溅。

沈秋荷受不了刺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有人走了进来。

老李他们一见到来人,一改刚才的狠辣嚣张,变得十分的恭敬,“许助理。”

许御看了眼晕倒在地上的沈秋荷,目光扫过她流着鲜血的手,撇了撇嘴,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许助理,接下去该怎么办?”老李问道。

“把人丢出去,今后不许她再踏入这地方一步。”许御冷声道,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补充了句:“顺便和们同行打声招呼,要是敢让这女人进入赌场,那么就等着关门大吉吧。”

闻言,老李心惊不已,忙不迭的点头,“许助理,放心,交代的我一定会照做。”

事情都解决了,许御这才满意的离开,顺便把慕星染被抢走的那张卡一起带走。

离开赌场后,许御去了厉家庄园,把卡交给了厉司霆,并把晚上发生的事做了番汇报。

厉司霆盯着手里的卡,深邃的黑眸里泛着冷意,唇角缓缓上扬,淬着一丝嗜血的意味。

“沈秋荷敢抢厉家的东西,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希望她以后能牢牢记住今晚。”

许御扬了扬眉,并不发表任何看法。毕竟这有的人就像是狗改不了吃屎一样,别指望她能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