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家伙这么强的吗?!

居然击退了山下腾中!

可怕的实力!

周灵萱美目流转着诧异之色,这家伙,原来一直深藏不露吗?

这就是太爷爷邀请他来的原因?

“山下君!”

“杀了他,山下君!为空手道正名!”

一群打了鸡血的扶桑男女,此刻举臂高呼。

他们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和山下腾中打成平手!

不,现在的山下腾中,居然被对方一脚踢退了!

山下腾中也是双目流转着震撼之色,吐了一口气,掸去胸口的脚印,而后愤怒的盯着陈平,喝道:“很强,到底是谁?国术界居然会有这样年轻的高手,我山下腾中要挑战,和背后的老师!”

狂妄!

学姐的寂寞天台私房

这就是山下腾中的底气!

既然遇到强的对手,那就将对手斩杀,这样,国术界,就没人敢说空手道不行了!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山下腾中来之前,就明白了。

嘶嘶!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山下腾中发出挑战了!

他已经挑战了国内二十个国术代表团体!

无一败绩!

很显然,他把陈平当做垫脚石了!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陈平,他敢接吗?

这可是山下腾中!

然而,出乎众人的意料,陈平先是淡淡的冷笑到:“挑战我背后的人?怕是没那个实力啊。”

萧忠国啊,有人想要挑战啊,我应还是不应。

此刻的萧忠国正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在南岭边境线的丛林秘地内,展开生死训练。

他一身青蟒战服,腰间佩刀,眉眼苍茫,身姿如龙虎,傲然立在某处山头,眺望着北方,看着夜朗星稀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陈家那小子在干什么,离开了四年,怪想他的。”

他身后,站着四个融入夜色中的贴身护卫!

身上蛰伏的皆是杀人的战意!

严酷而冷峻!

战龙的四名成员,皆是墨绿色战服配刀藏枪!

他们站在那,就如同四座不动的泰山一般!

方圆十里内,都没人敢靠近!

这就是他们身上流淌出的杀伐气息!

“查一下,国内最近有什么事发生,看一下陈家那小子的踪迹,还有,尽快联系到陈战,那个混小子,和他哥当年一样,也是个刺头。”萧忠国对着空气说道。

“是,至尊。”夜色中,一人回道。

很快,那人再次回来,恭敬的对萧忠国回道:“至尊,国内国术界和世界各国武术协会成员,有点摩擦,扶桑等势力,正虎视眈眈,图摸不轨,想要对国术界发动挑战!”

“陈平已查明,被周家老爷子周昌平邀请出席上沪的世界武术交流会,就在刚刚,和扶桑山下一族的山下腾中发生了冲突。”

“陈战,依旧未联系上。”

萧忠国听完,眉眼一挑,抬头望天,眼神中多了几分暴虐和冷意,沉声道:“扶桑,山下一族,好得很!当年那件事,就曾有山下一族的影子,为了和平大义,我隐忍了。今日,他们胆敢对我国术发起挑战,找死!”

萧忠国负手而立,眼中寒芒四射,对身后人下令道:“传令下去,速派八人小队,返北,以最快速度,前往上沪,为陈平镇势!”

“另外,再行至尊令,对扶桑发出警告,胆敢越界者,我萧忠国将会亲自走一趟扶桑!”

“是,至尊!”

刷,人影退去。

萧忠国目色如炬,似乎能够穿透一切虚妄。

视线回到陈平这边。

山下腾中被陈平一句话给气炸了,好狂妄的家伙!

他刚想再次动手,那边周灵萱已经走了出来,寒声喝道:“山下腾中,这里是上沪龙门会馆,不是们山下一族的武道场!”

山下腾中定睛看向周灵萱,眉眼一挑,询问道:“又是谁?”

他身边的一个和服女子,立马小声解释道:“山下君,她是周家周昌平的重孙女,周灵萱,不可轻易招惹。”

山下腾中立马脸色一变,仔细的打量着周灵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感兴趣的眼神。

而此刻周围围观的人,也都认出了周灵萱,纷纷表示难以置信。

周灵萱都替那个家伙出头了,看来身份真的非同小可啊。

此时,山下腾中继续看向陈平,喝道:“国术就是垃圾,我山下一族的空手道才最厉害!有本事,就在这里打败我!否则话,们所有人,只要是学国术的,都是病夫!”

病夫?

一瞬间,凡是在场的人,只要是国人,都想起了某段不光彩的往事。

那段历史,很屈辱!

但是,这个山下腾中,不该拿出来嘲笑和调侃!

陈平眼神更冷,直接将周灵萱拉到身后,盯着山下腾中,沉声道:“既然找死,那我就满足!”

说罢!

陈平主动出击,他从未这么想教训一个人!

这个山下腾中,侮辱了历史,侮辱了国术!

该死!

山下腾中眼角露出狰狞的冷笑,直接脱掉和服,捏着拳头就冲了上去!

砰砰砰!

拳脚打斗的声音,不绝于耳!

所有人都惊了!

一是慨叹与山下腾中的空手道,太强了!

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二是吃惊于,面对山下腾中这么厉害的对手,那个叫陈平的家伙,居然和对方不分上下!

又是一个可怕的人!

段儒就在一边看着,此刻看到陈平的身手,眼神中浓浓的羡慕和战意!

这一刻,强烈的拜师的冲动自他内心升起!

他想要和陈平那样强,这样就可以替父亲报仇了!

替段家挣回面子!

替国术挣回面子!

砰!

骤然,一道闷响!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只见山下腾中被陈平一拳轰出,抛物线一般滚落在地上!

山下腾中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刚抬头,一记硬拳已经打来,对准了他的面门,还夹带着一声怒吼:“国术,永不可欺!我们不是病夫!”

砰!

这一拳,携带雷霆之势,直接重重的砸在山下腾中的面庞!

刹那,山下腾中鼻血爆射!

“山下君!”

顿时,一群山下一族的子弟就冲了出来,立刻将山下腾中保护起来,同时目露凶光的将陈平给围了起来!

皆是做着空手道起手的姿势!

陈平眼神一寒,扫视着周围七八个山下一族的子弟,嘴角带着冷笑,看向那站起来的山下腾中,道:“这就是山下一族的本事?”

山下腾中撒开搀扶自己的手,走上前来,愤怒指着陈平喝道:“根本不是国术界的人,的招数完全没见过!”

“陈家拳没见过?”

陈平呵呵一笑,跟着讽刺道:“小小扶桑,孤陋寡闻,可以原谅。”

“八嘎!给我上!打残他!”

山下腾中怒急,大手一挥,七八个山下一族的子弟就冲了上去。

周灵萱着急,忙的就要冲进去帮忙。

就在这时,一道沉声怒吼自众人身后传来!

“山下一族,在龙门会馆闹事,是不是当我国术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