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让他们这一番折腾,却是什么话都不敢说。

但是昔日,仗着西鹏的存在,为非作歹,狐假虎威,一点都没闲着。

他们在这里盘问。是出行此处的目的,也是为势所迫。

这人淡淡说了起来,道:“这个,他们也是要好好地在这里,一点点地聚集起来,不然,也是不好受的了。”

“聚集!?什么?”

“我是说,你们要好好在这里打一个底啊。我是是代表我们村长,找你们的西鹏王求和的。”

这人在这里说着,嘴里都是一些说法清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可以好好地表达清楚。

这一是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极度的紧张,他的嘴也是哆哆嗦嗦 清楚。二是他在这里,让里格他一番好折腾,他们也是。力不从心,没有办法说清楚。

“所谓地痞流氓就是地痞流氓,理是讲不通了,情出也是说不了了。”

他这一句话,倒是很直接地表达清楚了,对他们的怨恨是如此的彻底,对他们的无奈是如此的坚定。

但是,他又是有一点不明白,里格听了这话,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这一点是让人很清楚的。

他们在这里不明所以然,他们是如此的不安,以至于胡言乱语。

鲜橙少女甜美笑容化心房纯真唯美私房写真图片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这一句又一句地顺着嘴往外蹦,说得清楚吗?”

里格说着,又拿脚踩在了这人的头顶。

这人平日里是觉得生活就是这样,你欺负我,我欺负你。所以,现在,他让人在这里把头啃踩着,也是很直接认怂。

他知道,硬刚,肯定是刚不过他们,此刻在这里是一脸的悲惨。

里格看他这不能反搞抗的样,又觉可爱,不自要脱掉裤衩 ,去给这人头顶上浇花。

“看你这涨红的脸,我给你来放松放松着,去好好冷静准冷静。”

话是这样说着,这让里格踩着的一人,却是直接地在这里颤抖了一下,心中跌入谷底的失落,更多的是惶恐。

他想让自己看直起来更好,却是在那里直接变得无助。

他脑子相像出了把里格的脸按在地上摩擦的样子,然后很是快乐。

而这也只是想想,他们并没有确切的能力,也没有实际的手段。

只要他们还这样,别说是摩擦这个里格,就是活着回去,都是问题。

里格还在解着他的裤腰带,地上 的这人是完全迷失了心智了。

“只要你在这里一天,你就永远不能把……”

里格在狂笑着,却似乎把动作变得缓慢了一些。

他在等着什么,他的笑里词汇了各种的冷静。

突然,一阵风过,一片衣襟飞舞,这人直接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一般。

原来是他眼前站着了一人。

这人就是摩梭,他在这里拦住了里格。

“怎么样, 还好吧。”

里格里在那里是一直说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激动。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两人笑着,在狂笑。

而地上的这人见他们在笑,心底却是长升起了一股安静的意思。

笑即是安个,他们都在笑 那么,这我们就是安全的。

但突然,里格冲这人一鄙视,俯视傻子一样俯视着他 。

他道:“你们是干什么,你在笑?”

而一旁的摩梭也退到了一边,这人顿时像失去了母鸡保护的雏鸡,在这里,表情瞬间凝固了。

他惶恐地看着眼前的二人,里格出其不意地甩出扩刀一劈,他就晕了过去。

“我说 ,你总是。这样鲁莽,让村长,带他去邮见村长的事,就落在了你身上了。”

穈梭说着,就奶退到了一边。

但里格 他是一糙汉子,却对这西鹏山寨的人过敏。

“为什么,我要把这垃圾有过多接触。”

“是的呀。如果你不想有这么多接触,那用周天气息呀,这样,他们就可以好好地让你搬回去了。”

话这样说着,他们在那里是直接向后一退。

“呸 ,这种垃圾,老子过敏,用周天气息,只怕是脏了我的周天气息。”

里格这样说着,但是他们又不能坐视不理。一会儿,他就飞快地跑了开。

“摩梭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村里的大大小小。喊来!”

叫喊着,他里格就出了村。但是尽管这样,他们还是没有好好地解除,地上二人的伤势,没有让周天气息去把他们复原。

摩梭也是笑道:“这里,他们的情况是什么?他们在说着是来和村长讲和,但是好像变这情况来看,却是村长她老人家,被请来了。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他们的样子是什么样呢。在这里刘里格,他打得不成人形。”

摩梭笑羊着叹了一口气,道:“这,也只能是给里格他说说话了。里格凶他的优点之一,就是脸皮厚实 变这样的人 在村里,没被人讨厌,也是难得。”

他这样想着,又忽然觉得是因为村里的人,没有在乎他的,所以没有人说羊讨厌的话,也就没有人对他说一些喜欢,或不喜欢的话了。

一会儿,小豪他在林间,奋力地跳跃着。

“小烈,你虽然踩着个个轻点的巧位, 但是归宿起来,我还是在这里要胜一筹,我这个月可以有人按摩捶背,有人端茶递水喽!”

小豪笑着,却又是直接向前跳路跃,让小烈他都是一惊。

小豪在这里是如此的迅速,而小烈他在那一边是如此的拼命。

一个是借着自灰然动物的力量,一个是借着林中枝叶的巧劲,这两个人是,你追我赶,在不断地向前。

一会儿,小豪他就在这里点点地被让小烈他羡慕了。他们在这里,是如此地让人猜不透。

“小豪!小心!”

小烈他们已经快赶到了村口,他在一旁神色像是发现了什么而警惕了起来。

小豪在跑着好好地 被这一喊,却也是忽然变得些许紧张,他用脚慢慢刹了车,在那里,是直接地回头用目光询问着小烈。

小烈这是时已经赶到了小豪他身边,在小豪他一转身的功夫,一道红色雷炎火直接从眼前划过。

小烈在前面,却是笑道:“小豪,小心 !我要超过你了!”

小豪听完这一句 是直接地一愣 ,他在这里是如此的发懵。他没知道,他也没有想到,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烈, 如此不尽人情的小烈,却是会使这个小计谋。

小烈风一般地在前面消失成了点,小豪却是一愣,向着旁边,又是划过。

“哇, 好厉害!小烈果然中毒了。”说着,他又是将青色的周天气息在脚上一团聚集。

不一会儿,只见他周身的能力被不断提高。

“哈哈,小烈,你等等我现!”

小豪犯猛各得向外追去,带着一大团的烟灰。

但好在两人的实力差距并不大,一会儿,小豪就能年看见。

前面,有小烈, 也有一干群众在那里好好等着呢。

可是奇怪,为什么小烈,他在这里却忽然停住下了。

但他是领头 在这里停住 ,必是有他的原因。脚上的周天气息锐减,他们也是赶来了。

“怎么了?”

小豪问羊着小烈 ,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他们远远地看着架式,门口火光充天 ,是上一大群人在那里守着。

带着此事疑惑,不敢贸然靠近,但是等他们发现,这个门前的一干人等是贡老太以及新手村的居民他们的时候,他们的速度就又担提升了不少。

本来 小豪见有情况,是要直接上前,抓紧了速度却去和他们拼一场,或者去帮点滴什么忙。但是小烈却把他拦了下来。

小烈他分析的是,这一帮人在这里,如果是贡老太他们出了事 那我们去也帮不了,什么忙 说不宣定还是会添乱。

因为 在那里,还有李速,李力和贡老太他们这些若干高手在,贸然前去,除了给他们添麻烦 也帮不了镇么忙。

而如果此刻在这里,先观望着,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那么,有他们在这里,出是可以佬一个好好的内应,还是有一点点作用的。

他们越来越靠近 ,临界至向前。

降了周天气息,和贡老太他们道了声好,就直接站在了一边。

可是,贡老太在这里是如此地尴尬,他们是如此的不好。

贡老太她得到大家的一致尊重,并不是因为他的丈夫是国前任村长,也不是因为他是现任村长。

她在这里能够受众人的重视,是因为她自己,是因为她自己有着自己的努力——把村子打造成一个友爱的大家庭。

虽然这个理想有点像乌托邦,但是为什么会保不准实现呢?

他们在这里是如此的和气,都是因为贡老太在把这里人的安全和感情放在第一位 。

小豪他们回来和这么晚,贡老太虽然在面对着这直二人,却还是免不了担心。

“小豪,小烈,你们怎么这么晚上回。”

贡老太说着 并没有让小豪他们来到自己的跟前,反而是直接向他们走去。

而小豪他邮见贡老太向自己,走来,便也加快了脚步,向她走去。

这人群中本来免不了,让他们去了受嫉恨的对象,但是小豪在这里说着这话,而他们的位子 他们大晚上不睡觉跑过来的事,就要推迟了。

贡老太考虑到了这一点,却还是要和小豪他们先说上一句话,她心里也是有她的盘算和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