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空,你要是敢伤我,小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柳月鸢彻底慌乱了,一步步不断后退。

“小王爷?”

姜空冷嘲一声,将银枪拔出来负在背后,朝着柳月鸢靠近。

“你要干什么?”

柳月鸢调动体内仅存的真气沉声道。

“南宫绝的账,我会慢慢的和他算,至于我们,是不是好久没有叙旧了?”

他上下打量着柳月鸢。

柳月鸢立马紧张起来,捂住胸口嗔怒道:

“你敢!你难道真的想当一个淫贼?”

姜空看着她此刻的惊慌失措,不由分说道:

“你在想什么呢?我就问你配吗?

清纯校服少女豆豆阳光明媚户外拍摄写真图片

你这个糟心烂肺的女人,每每我想起你的样子,听见你的名字,我都觉得恶心,觉得脏。

我真是觉得我自己以前有多么的愚蠢,会相信你蛇蝎心肠的鬼话。

现在的你,连让我提起兴趣的能力都没有。”

他提枪继续朝着柳月鸢逼近。

“姜空!你真的不计后果吗?

你得罪的可是左相府、烈王府还有我们柳家!

三大势力足以将你们姜府抹除,你要为你的家族考虑啊!”

柳月鸢大喊道,却在惊恐的后退,早已没了底气。

那一枪刺出去落在她的脖子处。

她的面色瞬间刷白。

“我问你这一次南宫绝为何没有来参加比武?”

柳月鸢支支吾吾,眼眸闪动着。

“说!”

银枪滑过她的脖颈,一道浅浅的血痕出现,枪头的锋芒终于让柳月鸢屈服了。

她跪倒下来,痛哭道: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小王爷因为身具战血,早就被天武殿的殿主收为门下弟子,所以没有必要参与玄天殿的考核。

当初想出这个诡计的也是他,和我没关系啊。

你我曾是未婚夫妻一场,你看在这份上饶我一次吧,姜空!”

柳月鸢紧紧拽着姜空的脚。

姜空站在原地,身子麻木了,一股股无形的怒意如业火汹涌,将他的理智吞没。

柳月鸢的话就好像是晴天霹雳震响在他的脑海中。

“战血!”

他颤抖着声音呢喃道。

这曾经属于他的血,现在流淌在南宫绝身上!

南宫绝用他的东西,得到了不属于他的惊天造化!

这等屈辱!此仇不报,枉为人!

“南宫绝!”

他像是一尊发狂的凶兽仰天怒吼,一枪扫荡,大片林木摧毁。

柳月鸢颤抖着在抽泣着,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怔在原地。

姜空冷冷的目光看向她。

“姜空……我们两家可是友好关系啊,我们柳家曾经是附属你们姜家的啊。”

姜空不禁想笑,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同情。

“你这女人现在才和我说这番话,你可别忘了,你也欠我东西呢!”

他一步步紧逼,就好像当时在悬崖上柳月鸢与南宫绝一步步逼迫他一样。

“不要啊!不要啊!”

她尖叫着。

姜空没有任何表情,一巴掌按在柳月鸢腹部。

丹神鼎之中吸力出现。

柳月鸢天九转通天玄功第四转的功力疯狂的被姜空夺走。

恐怖的热浪冲过她的经脉,功法逆转将其经脉节节崩毁。

一声撕裂声起,柳月鸢的丹田也是轰然破碎。

她面如死灰,彻底麻木了。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体验姜空曾经的痛苦。

她所有功力被抽尽,姜空的不灭火似乎更加旺盛。

淡淡的看了柳月鸢一眼,姜空一枪结束了柳月鸢的性命,把她的头颅割下来。

做完这一切,他有些身心疲惫,再也没有抑制身体内的暴动。

之前两颗暴气丹的后遗症出现了。

他现在很多血肉都撕裂开来,极为的痛楚。

不过徐秋水还在上区域,他用枪强行撑着身子一步步朝着上区域挪去。

在上区域的石缝之中。

徐秋水盘坐在原地疗养伤势。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她望向石缝之外,见到姜空蹒跚的身影,顿时露出喜色。

姜空来到石缝前看向她,微微一笑。

“我回来接你了。”

徐秋水笑颜如花,不过见到他身上还不少的伤势,顿时有些心疼起来。

她从灵戒之中取出一颗丹药扔给姜空。

姜空抓住,感受着手心传来的丹香,目露一丝惊骇。

“黄阶无缺丹药?”

“服下去吧,我还有很多,你不用和我客气。”

她淡淡道。

姜空撇了撇嘴,道:

“这么好的宝贝,就算是你要回去我都不会给你。”

他说完直接将之吞服下去。

温和的丹效压制住了其体内绝大部分的伤势。

姜空感觉到身体舒适了一些慢慢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

“你要干什么?”

徐秋水瞬间脸颊泛红。

“当然背你下山了。”

“可是……山下这么多人……”

姜空白了她一眼,这个女娃子现在还顾及面子。

“难不成我扔下你不管,让这里野狼吃了你?

你放心,如果你右相府有什么背姑娘就要娶的规矩,我姜府明儿就八抬大轿过去。”

徐秋水顿时脸色红的快要滴出水来。

她啐了姜空一下。

“不害臊。”

不过身子还是极为老实的趴在姜空身上。

“话说,你背着我下山,不会引起沈青行一帮人的注意吗?”

“沈青行?”

姜空嘴角轻扬,淡淡道:

“你放心吧,死人是不会注意我们的。”

徐秋水顿时双目瞪大,难以置信:

“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不然今日我也不会回来救你。

答应你的事情,自然要办到了。”

姜空将她背起来,趁着她晃神的时候,猛地跃出去。

“走咯!”

徐秋水整个人贴合在他的背上。

那姣好的身躯顿时让姜空有些心神荡漾。

而她怎么不知道这回事情。

一张脸埋下去,紧紧抱住姜空,此刻芳心都在颤动着。

……

灵云山山脚,距离第二轮的大比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此时还有不少人没有出来。

柳家、姜家、左右相府四大势力现在都是面色凝重。

因为一下子失踪的天骄太多,楚皇也不得不延迟比试的时间。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久,很多人都开始绝望了,觉得这些人恐怕都已经死在了里面。

南宫绝看着灵云山暗道:

你小子可真是个大麻烦啊,居然要七星杀卫花这么多的时间去追杀你。

不过想想姜空这个麻烦日后将会彻底铲除,他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下来。

至于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出来,还是说到底会不会出来,南宫绝都不会管了。

今日之后,这件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就在人心惶惶之际。

远处一道疾驰而过的身影从山林间飞跃而出,落在所有人眼中。

四下立马轰动了。

“出来了!出来了!”

四大势力不少人站了起来,都是紧张的看着来者。

所有人投去了目光。

只见一个少年背着一少女从茂密的山林里出现,快速的朝着比试会场而来。

少年少女的面容逐渐显露出来,落在众人眼中。

当南宫绝见到其容,顿时浑身猛地一颤,不由得惊呼出来:

“姜空!”

他的瞠目欲裂,眼睛发直,呼吸都急促了。

南宫绝猛的摇头,不断咽着口水。

“不可能!不可能!”

身子竟不经意间颤抖,心里此刻变得恐慌无比!

他让沈青行派遣了三个杀卫还教会了柳月鸢金烈灭杀剑。

就是为了做到极限,不留余地的斩杀此人!

但是这样的密不透风的计划之下,姜空居然还是活着出现在了他眼前!

而他派遣出去的人……

没有一个出来!

“难道!”

一滴冷汗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

其嘴唇都有些发白,怔怔的看向姜空。

而姜空这个时候也是望向他,露出了一丝笑容,伸手朝着脖子抹了一下。

他双拳紧紧握住,双目之中爆发出浓烈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