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向宇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慕韶涵松了一口气,却又再度提了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话尽数说了出来,她道:“我知道了刘妈受伤的原因,所以我想要告诉你……”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有勇气继续说下去,她道:“刘妈再怎么说也在罗家待了那么多年了,你总该好好的对待她,她为什么会受伤你应该是比我清楚的才对,我知道你很喜欢微微,但总不能够……”

“说够了没有。”罗向宇突然低低的开了口,脸上原本一直挂着的嘲讽笑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又阴沉的神色,他的眼神寒得有些可怕又有些吓人,慕韶涵甚少见到这个样子的他,一时间便微微的有些怔然,真的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罗向宇看得她不再说话了,便冷笑了一声,神色更寒了几分,道:“你才来多久又知道些什么,听了哪些个佣人的胡言乱语,居然就敢过来训斥我还警告我不要太过喜爱微微,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

他声音带着一股隐隐的愤怒,似乎是在竭尽全力的忍耐,但语气却明显的更不好听了一些:“我知道是微微不小心推倒刘妈的,但那仅仅是不小心,微微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她善良又真实……”

罗向宇看着慕韶涵时眼底神色很是讽刺,道:“你这个女人永远都没有办法体会到微微在不小心把刘妈推倒后自责了多久,我今天带她出去也是为了让她散散心的,但她却一路上都在求着我说要回来看看刘妈。”

“你知道吗,慕韶涵……”罗向宇在提到慕微微时神情间隐隐的有些许温柔,但在提到面前的人时,立马便冷了下去,阴寒着脸道:“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一幅自以为是的样子。”

他声音低低的,像极了魔咒,传入慕韶涵的耳朵里仿佛是魔鬼的话语,他道:“你明明是一个邪恶到极致的人……”他上前两步,用手指勾住了她的下巴,嗤笑了一声,道:“你总要用你这张天使一般的面容,来假装你其实是一个和微微一样善良的人。”

罗向宇的手指摩擦了两下她的下巴,触感细腻又温暖,他内心隐隐的浮现出一抹异样,但最终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只是继而又道:“如果不是我一早便看透了你,我恐怕……”他抚摸着她下巴的手移到了她的脸颊,蹭了两下后才道:“早就被你给欺骗了。”

他动作极尽温柔,眉眼间却寒冷得仿佛一丝光亮都见不到,那双幽深阴暗的双眸,仿佛把她拖拽进了一个无尽的深渊,让人看不出一星半点的明亮。

慕韶涵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发颤,看起来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她睁大了刷杨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是想要从他的眼底看出一点不属于他方才那些话的情绪,但最终却还是只能让她自己更深的跌入深渊。

她剧烈的喘了几口气,勉勉强强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轻声道:“我从来就没有学过慕微微,我也一点都不想成为她那样的女人。”

犹如初恋般的纯情妹子

慕韶涵难得在这个男人面前硬气了一回,她强忍着内心的极度艰涩,强忍着全身上下微微发抖的身体,猛地挥手把男人依旧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给拍了下来,然后沉声的又道了一句:“我把你叫出来只是想要提醒你,刘妈是照顾你很多年的老人了,你总该好好的保护她。”

这句话的最后一个话音方一落下,她便立马转过了身,迈开脚步想要离开,似乎是多停留一秒她便连呼吸都会觉得困难,这里就像是一个地狱,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熔炉,把她狠狠的拖入在焚烧殆尽。

罗向宇看到她转身欲走的身影,不由得伸出手去紧紧的揣住了她的胳膊,声音又沉了几

个度,道:“你以为你这样说便能够为你自己洗白了吗?慕韶涵,你……”

“我没有想过要为我自己洗白。”慕韶涵抬眼看向他,在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下,依旧勉力的与他对视着,甚至于说出了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说的一句话,她道:“罗向宇,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在你的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那我就是什么样的人。”

她甩开了他的手,挺直了自己的背脊,迈步离去,泪水却止不住的从她的眼角处落下,看起来莫名的悲伤又坚韧,仿佛全身上下都插满了利刃,一边对在外人,另外一边,对着她自己。

慕韶涵在走出罗家后,便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骤然间蹲坐在了地上,无声的哭泣着,像极了一个没有人疼爱的小孩找不到属于她自己的一切,她眼角的泪水仿佛决了堤的洪水,奔流不息瞬间便沾湿了她垂下来落在脸颊上的发丝。

保安看到想要去安慰一番,但却在靠近她的时候被她挥手拦住了,她仿佛知道保安要说什么一般,竟是在瞬间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低低的道了一声:“我没事,你不用理我。”

她虽然口中说着自己没事,但那依旧流个不停的眼泪却明晃晃的扎提醒着所有人她其实有事,而且还发生了极其不好的事。

保安叹了一口气,倒是也不再劝了,只是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偷偷摸摸的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想着等一会儿估摸着是有些用处的。

慕韶涵在保安走开后便把坐在地上把自己蜷缩在了一块,脑袋紧紧的埋在了膝盖处,她从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对着罗向宇说出那样的一句话,那岂不是在证明她自己便是他心目中想的那种女人吗?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她不愿意再听到那样的冷言冷语,不愿意在看到罗向宇用阴寒无比的眼神看着自己,既然他选择了永远的信任慕微微,那自己便做一个他想象中的女人不可以吗?

慕韶涵想,就算是一个坏女人的角色,起码自己也能在他的心里留有一星半点的地位了,起码他估计是能够永远都记得自己的。

她轻轻的嗤笑了两声,抬起头来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勉力的撑着地板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她微微一怔,随即便明白了过来,转头对着保安投去一个温柔又感激的笑意。

看,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是在关心着她的,少了一个罗向宇,或是说是从来都没有一个罗向宇,又有什么关系呢?